首页 ->> 文化看点 ->> 正文

洋博士伉俪回国创业:为了心中那份荣耀

http://www.cyol.net 2017-01-11 17:05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栾笑语

原标题:为了心中那份荣耀

人物小传:

闫励,德国波鸿鲁尔大学神经学科博士,多年来一直从事疼痛和阿尔茨海默病的研究。2010年,闫励和丈夫李英骥创办北京爱思益普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此后,他们带领爱思益普构建了国内最大的离子通道细胞库,达到世界一流水平;公司成立以来,为国内外新药研发提供了高效的筛选平台,为科研单位提供了专业的技术支持。

2016年2月2日,首届亦庄创新工程·亦庄麒麟人才评选发布活动中,闫励和丈夫李英骥作为创新企业优秀代表获得“首届亦庄麒麟创新工程领军人物”殊荣。

回望

创业是“疯狂”的举动

站在2016年,回望2010年,闫励会自嘲说:“在那种情况下选择创业,真是太疯狂了……”

2009年,闫励带着德国波鸿鲁尔大学神经科学博士头衔及多年积累的离子通道类药物研发经验和技术回国,却发现无用武之地。“在国外炙手可热的专业和经验,竟然无法在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上找到合适的工作。”闫励说,“许多市场前沿的生物医药公司只是刚刚开始计划筹建相关专业,同一领域国内几乎仍属空白”。

这让闫励看到了机会。一个念头蹦出来:“我们有技术、有经验、有能力,面对广阔的市场、很少的竞争者,为什么不自己做?”想到了,就去做,闫励与丈夫李英骥商量好创业的事情,迅速将开创公司各项事宜办好落地,北京爱思益普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诞生了,业务以离子通道类药物服务外包和药物研发创新为主。

创业不易。起初的困难是说服家人,闫励和李英骥双方父母都是老一辈知识分子,怎么也想不到,儿女双双两个“洋博士”要回国吃这个苦头;另一个难题是资金,2010年,公司正式运营,两人想方设法筹集了200万元启动资金,可一台国外进口的先进设备就用去了180万元,处处都等着“真金白银”。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活下来。“中国尚未有真正传统意义的新药研发,我们早走了几步,举步维艰。”闫励说,“刚开始一年多的时间,公司没有什么收入”。那年冬天,临近春节,李英骥到客户公司驻场工作一个多月,成果让客户很满意。但当他从实验室出来准备回家时,看着漫天飞雪,心中却想,“完了,年底员工的工资发不出来了”。

到2012年年底,他们的事业并未从根本上改观。就在此时,李英骥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是我们向国家申请的一个经费下来了,给我们拨了40万元,雪中送炭啊!”闫励说。

成长

“我们是最亲密的战友”

与大多数创业者不同,爱思益普的老板有两位,是夫妻。无论经历怎样的风雨,闫励和李英骥都能携手共度。

董事长和总经理,夫妻俩为何这么分工?李英骥性格比较内向,直接让贤:“与人打交道的事情,还是闫励来做吧!”说起这些,闫励也笑,“其实,公司拍板的事情,基本都归李英骥”。

因为这种分工,凡是同时提到闫励和李英骥的场合,妻子的名字都会放在丈夫的名字前面,李英骥是怎么想的?“我没问过……”闫励想想,“我们是一体的,我们是最亲密的战友”。

闫励2002年留学德国,师从德国著名神经科学家、德国神经科学学会主席Ulf Eysel教授,专攻神经电生理学及药理学技术与理论,并从事疼痛和阿尔茨海默病的研究。李英骥在2003年也申请到德国吉森大学的位置,专注心血管电生理及药理学。从出国到回国再到创业,似乎作决定的都是闫励,但最重要的是李英骥和她坚定地站在一起。“生活、学习、工作,他都尊重我的选择,我想做什么他都很支持。”

恩爱夫妻不是没有分歧,最大冲突还是在公司管理上。两人都是科研出身,在学术上的分歧很好解决,丁是丁、卯是卯。但在公司运营中就不一样了,很多事情分不清对错。“公司安排、人员使用、细节处理……我们都会有自己的想法。”闫励笑道:“一开始是打嘴仗,一个人声音大,另一个退让了,事情就定了。但是现在,是各自摆出各自的理由,用充分时间考虑和讨论,理性地决定。人是一点点成长的。”

同样成长的还有公司。爱思益普跨过“生死关头”,先后建立了完整的电生理学新药研发平台,高通量药物筛选平台和细胞系构建培养平台,并通过自身研发成功构建70余种离子通道稳定表达的细胞模型,是目前国内最大的离子通道细胞库,达到世界一流技术水平。

坚持

追求更有价值的目标

前几年,最令闫励焦头烂额的就是资金压力。每天一睁眼,想的就是找钱找客户,焦虑的情绪几乎写在脸上。如今,虽然闫励和李英骥依然不领工资,但创业者的心态平和了许多。闫励甚至对前来洽谈的投资人说:“研发新药,从实验室到市场的周期漫长,如果想赚快钱,那我们不适合你。”

闫励后半段话没有说,那就是一旦新药成功上市,不但公司会给投资人带来可喜回报,最重要的是,会有更多人因为新药减轻痛苦、恢复健康,这才是真正功德无量的事情。

追求更有价值的目标,为了心中那份自我奖赏,闫励在人生的不同路口,选择着前进的方向。

为什么要出国?“那时候喜欢实验室里的感觉。一点点摸索、一步步实验,结果就会自己显现出来,告诉你是什么、为什么。”闫励说:“不继续求学,就会离开实验室,离开享受成果的感觉,我不愿意。”

为什么要选择回国?“带着学到的本事回国效力,本身就很有意义。”闫励放弃了在德国优越的生活,还为出生在德国的儿子也选择了中国国籍。

为什么要创业?“基础研究、新药研发如果能跟应用结合起来,能对人类身体健康有些帮助,这就是更大的意义,对我来说更有成就感。”闫励说,“我不知道将来能不能成功,但我们还要坚持做下去。累,特别累,难,特别难,但有了内心的奖赏,就足够了”。

【责任编辑:袁瑞】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