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看点 ->> 正文

81岁谷建芬 克服抑郁谱写新曲

http://www.cyol.net 2016-10-24 07:42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广州日报 谷建芬

谷建芬

谷建芬创作的歌曲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她也是毛阿敏、那英、孙楠等的恩师。如今已入耄耋之年的谷建芬依旧坚持工作,近日由她创作的12首“新学堂歌”亮相北京国际音乐节。演出之前,谷建芬接受了广州日报记者的专访。老伴和女儿的接连去世让她患上了抑郁症,她说:“希望能写完学堂歌,对他们有个交代。”

文:广州日报记者林芳 实习生石珊珊

“孩子们演唱的《游子吟》让我热泪盈眶”

广州日报: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有了给古诗谱曲的想法?

谷建芬:10多年前,有人跟我说,你听听现在的孩子还有歌可唱吗?我心想其实我抽屉里有好多歌,可是谁要啊?当时回家我就写了30首儿歌,里边有6首是第一次尝试给古诗谱曲,看看古诗里有没有适合小孩唱的东西。录歌过程中孩子们演唱的《游子吟》让我热泪盈眶,我觉得这一辈子走错了,快到人生的尽头,却没有为传承做过一件事情,白来了人世一趟,非常愧疚。

广州日报:“新学堂歌”现在完成得怎么样?

谷建芬:准备出一本“新学堂歌”的歌集。我觉得孩子们缺的东西太多,现在的孩子在家里都是小祖宗,缺乏教养和基本常识。看着这种现象,我就想赶快写。这些年我走过了不少城市,做了很多宣传,但仍没有办法让学堂歌进教材。我不是为了赚钱,只有进课堂才能让更多的孩子看到。我现在81岁,人说老年退休什么都没有了,没想到我70岁到80岁反而觉得心跟孩子们在一起,他们让我回到了童年,是我的朋友。

家人相继离去,克服抑郁坚持创作

广州日报:最近有在写歌吗?

谷建芬:最近在做50首歌中后10首的整理工作。因为之前我的老伴和女儿在一年之内都“走”了,写学堂歌这件事情是他们给我铺垫的。每年六一老伴都会陪着我去和孩子们见面,女儿一直在做歌集出版的工作,这两个人一下子走了,对我打击很大,患上了抑郁症,吃了一年药。我一定要把这50首歌写完,也算是对他们的一个交代。

广州日报:写歌是不是您缓解抑郁的一种方式?

谷建芬:他们走了以后我一年多一个字也写不出来,最近好多了,我写了一首《有无歌》,好像突然找到了出路。当时我在一本书上看到“有一种幸福叫放手,有一种苦难叫占有”,觉得自己的人生不是到此为止。这首歌让我得到了安慰,歌曲也会由小孩来唱,只有孩子纯真的心灵才会让大人的心灵得到慰藉。

毛阿敏给我送白菜,更关心学生的家庭生活

广州日报:之前您说创作学堂歌的资金比较短缺,现在呢?

谷建芬:现在是用老伴的钱,我们全家尽力做我们能做到的。

广州日报:您的学生中有想跟您一起做这件事情的吗?

谷建芬:他们现在都是大腕,过年过节也记得给我送点儿白菜,客人说你家的菜怎么这么好吃,我说那是毛阿敏种的菜。现在他们都有了孩子,我不看他们折腾成什么样,就是关心他们的孩子怎么样,家里日子过得怎么样。

 

【责任编辑:袁瑞】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