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春书廊 ->> 正文

叶兆言:所谓写作,就是琢磨怎么才能写好

http://www.cyol.net 2016-01-08 09:56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不坏那么多,只坏一点点》书封  

    中新网北京12月16日电(上官云) 近日,著名作家叶兆言的最新中篇小说集出版。15日,叶兆言接受记者邮件专访,回顾了新书选编经过。他感慨地说,自己从开始文学写作以来,写的最多的就是中篇小说,“这对我来说,几乎是看家底的玩意。而所谓写作,就是琢磨怎么才能写好”。

    亲自选编新书:中篇小说是我看家底的玩意儿

    1957年,叶兆言出生于南京,80年代初期开始文学创作,主要作品有三卷本短篇小说编年《雪地传说》以及各种小说选本。另有长篇小说《花煞》、《苏珊的微笑》,散文集《旧影秦淮》等。本次推出的三本小说集分别名为《不坏那么多,只坏一点点》、《王金发考》、《余步伟遇到马兰》,由叶兆言亲自选编。

    其中,《不坏那么多,只坏一点点》收录了五篇小说,写到了普通人的婚姻、情感纠葛。提及书名,叶兆言说,倒是谈不上某种评价,“可能就是觉得这句话有点好玩,随手拿来做了书名”。

    在刚开始写小说的时候,叶兆言对怎么写、写多长,全无心计。他在新书后记中承认了这一点:“我是想写就写。无知必大胆。短篇中篇长篇,一口气写很多年。转过头来往前看看,总结回顾,发现自己写得最多的还是中篇。”

    在这些中篇里,叶兆言塑造了像马文、陶路、高原这样形形色色的市井小人物,并很擅长细节的描摹。比如,在《马文的战争》一文中,叶兆言细致地描写了主人公马文拆卸油烟机等一系列小场景,无论动作还是语言都很贴合实际,故事情节也由此丝丝入扣地展开。

    “这次出了三本,加上过去出的五本,把写过的中篇都收集在里面。”叶兆言自己算了算总字数,差不多有两百万,“内容不同,风格也有很大差异”。

    “在这些人物身上,有我身边人的影子。有一些细节,也是来源于我的生活。”叶兆言半开玩笑地说,“中篇对我来说,几乎是看家底的玩意”。

    谈创作问题:所谓写作,就是琢磨怎么才能写好

    正如前文所说,对于中篇小说,叶兆言一直是感谢的。他觉得,是中篇小说丰富了自己的写作人生,让文学梦想变得充实,“个人写作中的中篇数量占了很重要的比例,已经说明了它对我的重要”。

    “当然也应该感谢文学刊物。”叶兆言不无感慨地表示,“我们这一代小说家,都是当年的文学刊物推出来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过去的文学刊物已不方便查找,有机会将自己以往的作品集中在一起出版,这是很幸运的事情,让作者有一种重生的感觉。因此,也应该感谢出版社,从保留文本的角度看,当然是图书更容易查找,更适合集中阅读”。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出版中篇小说集,责编提出请求,希望将苏童、余华两位作家的推荐语印在封底。叶兆言拒绝了。他的理由很简单,“不能一而再、没完没了地让人家受累。现在还要人家亮相站台,明显有些欺负老朋友”。

    其实,目前市面上的各类图书,很多都会印上名人推荐语,或在封底、或在腰封。至于此举是否必要,叶兆言认为,凡是存在的事情,必定有其合理的一面,“有没有必要,我说了不能算,编辑说了也不能算,要让读者去说”。

    “个人意见,最好大家都不要太当回事,毕竟小说的内容才是最重要的。”叶兆言郑重地表示,“写小说,长短就是个字数问题,所谓写作,就是琢磨怎么才能写好”。

【责任编辑:邓江秀】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