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听《东方红》亲历者口述历史

中青在线阅读频道 http://www.cyol.com 2013-10-15 10:39:10 星期二

来源:中国青年报 蒋肖斌

  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激励了一代中国人。1964年,涉及70多个单位,3700多人,包括30多首歌曲、9部大型舞蹈、18部歌舞表演、18段朗诵的《东方红》,在一个半月时间内完成了从动议到上演的全过程。近半个世纪后,大学教师黄卫星在清华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期间,走访了16位《东方红》的亲历者,出版了《史诗〈东方红〉创作者口述史》一书。当时的年轻人都老了,梦想照进现实,《东方红》的印迹依然挥之不去。

  亲历者的口述:乔羽、王昆、才旦卓玛……

  或许是时间久远,或许是选择性遗忘,即使是黄卫星,真正全面接触《东方红》,也是在着手研究它之后。采访录中的人物,有诗人贺敬之,词作家乔羽,作曲家周巍峙,歌唱家王昆、才旦卓玛,舞蹈家欧米加参……老艺术家说起《东方红》,眼神都为之一亮。

  文艺界人称“乔老爷”的乔羽已经85岁高龄,当时主管《东方红》的文学创作部分。乔羽回忆,他们这些创作者没有因为《东方红》领一分钱薪水,也没有谁因此而升官发财,反而到了“文革”,他被扣上了“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在“牛棚”里度过了创作的黄金时期。乔羽说:“《东方红》之后,就再没有这么好的大型集体创作了。1984年,我也负责了《中国革命之歌》,但是效果和反响就没那么好……最震撼、最纯真的东西都在《东方红》里面。”

  藏族女高音歌唱家才旦卓玛出生于1937年,在《东方红》中演唱了《翻身农奴把歌唱》、《北京的金山上》、《唱支山歌给党听》等歌曲。有一次上台演出,停电了,不知情的才旦卓玛还是敞开喉咙唱,唱完后,观众拼命鼓掌。回到后台,演唱《松花江上》的李光曦拍了她一掌:“哎哟,麦克风没有电,你的声音还那么大!”演出结束后,周恩来让已经声名鹊起的才旦卓玛回西藏,“你要好好地为西藏人民服务”。于是,她放弃“留京”,又回到了故乡。

  特定时代的产物

  《东方红》中大部分作品都是集体署名,乔羽说:“当时一切以作品为主。大家都很豁达,没什么心结,更没什么包袱,只要最后能出好作品就行。本来嘛,连稿费都没有,大家聚在一起搞创作,更别提署名了。”

  《东方红》第三场“万水千山”的执行编导孟兆祥,在采访时说到兴起处,唱起了经典歌曲“风在吼,马在叫……”,还现场摆了一个潇洒的舞蹈姿势,神采奕奕不减当年。孟兆祥拿出3张《东方红》的密纹唱片,这是当年创作者和演出者唯一的物质回报。

  编导组成员之一邢德辉说:“那时社会比较单纯,人们思想很淳朴,想着自然灾害总算过去了,国家蒸蒸日上。《东方红》的舞蹈场面和那个时代的精神是一致的……那是属于历史的。创作者和艺术家们,再也不能有过去那种状态了。”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郑保卫,曾是《东方红》大学生合唱团的一员。五六百人的合唱队成员,来自北大、清华、人大、复旦等高校,天天吃住在一起,训练了一个多月就登台演出。“我们这些人当时太投入了,才旦卓玛一唱就掉眼泪,都是发自内心的。”郑保卫说。

  《东方红》之外

  《东方红》被誉为“音乐舞蹈史诗”,能冠以“史诗”之名的,至今后无来者。《东方红》的总指挥之一周巍峙对如今的艺术界有些不满:“有一篇文章批评演员‘请天上飞的下来看看’。只要节目表演完,演员拿了钱就马上坐飞机走了,有时候配音都没配好,他也不管。”

  郑保卫说:“我们这些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有些忽略文化。其实人们的衣食住行基本问题解决后,就需要文化的滋养。”

  周巍峙在接受采访时,回忆起当年周总理从7月31日拍板到9月15日彩排,哪些人参与指挥,哪些人参与演出,哪些程序如何安排,老人都能娓娓道来。语速虽然慢,却有很多话要说,因为高血压,连续说久了就憋得满脸通红。临走时,老人坚持把黄卫星送到门口。

  书中写道:“有一种美和情怀不是为了利益而存在,那是为了听拍岸的大河浪花、闻两岸稻花香薰、看海上点点白帆,是即便经历波折,依然能够夜奔八千里路、披着云和月为祖国奉献的纯真与激情。”


【责任编辑:王长宇】
分享到:
更多>> 文化看点
更多>> 本网原创
更多>> 媒体联播
更多>> 新闻